当前位置:九洲旅游情感天使之路里的歌曲(一条天使的路)
天使之路里的歌曲(一条天使的路)
2022-09-19

从舟山白虎山路拐往西管庙,不长的一段路。那天走过去时,正好下午四点钟左右。我看到有爷爷领着孙子,也有父母牵了儿女。不宽的道路,可能过去是条老城区主街道,一定有学校吧。

走着走着,看到一个爷爷领着孙子。那个男孩挺高挺大,壮实得很。可是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问题。擦肩而过,我没有分辨出问题所在。没走几步,又看到一个孩子跟着家长。这个孩子似乎也不对头。我停下脚步,偷偷打量。是的,这个孩子一边走一边做着怪怪的动作,乐此不疲。

横幅,让这家医院多了温馨

他的神情与表情不明显,有点木。这孩子是被天使特别关照了吗?爷孙俩走过去了,我站着没动。这条路我走过多次,知道有个医院。随着时间变换,医院变得越来越有规模,明亮的程度不断提高。路两边,对称布置的医院,是定海征兵体检定点单位,新冠疫苗指定接种单位。我糊里糊涂,居然没记下医院的名字。

想来,应该也有新生的宝宝出生在这里。在医院,看得最多的是生死,是轮回一样的接力。如何生,不知道。如何死,也不知道。每年体检,正常者一笑了之,觉得体检是多余。查出问题的人,不相信不想信,不得不信。更有意外的被查出,那是一个家庭的灾难。唯有哇哇大哭的婴啼,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。在宝宝的哭声中,所有的人松一口气,控制不住地笑。为家族添丁进口,为母婴平安!

往前走了一百米有没有?一个校名跳进了我眼帘。这条路我走了多少遍多少回?从来没发现有一座特殊学校。自认为是一个观察能力尚可的旅者,走了不少的山山水水,都能找出同中之异,异中之同。漫步游走在白虎山路,一次次去拜访西管庙,这座特殊学校,我怎么会没发现过?

刚刚过去的俩孩子,便是这个学校的孩子了。可能已经放学不少时间了,我看到的是尾声。学校大门紧闭,静静地看不到一个人。偌大的校园,非常安静。我想象着这群孩子上学放学,老师家长的艰辛。虽说这样的孩子是有特色的小天使,是被老天特别关注被亲吻拥抱过的孩子,对于家庭来说,宁愿很平常不被上帝关注。

特殊在哪里

学校看不出与其他学校的区别。校风、校训,教风、学训,规整地录在高处。“每天进步一点点”、“爱可以创造奇迹”、“我相信 我能行”、“做最好的自己”等,与一般学校有区别吗?好像没有。这几句话,放之四海而皆准。我想起家门口一个自闭症孩子。这孩子已经成年,从小便开始在固定时间,按照一定节奏大叫。从奶声奶气,到现在的瓮声瓮气。他改变了年龄,改变不了智力。

曾经成龙文章的《海洋天堂》,看得我忍不住流了眼泪。文章演绎的自闭症孩子,最后在如山父爱的陪伴下,终于有限制地开始与人交流接触。其实更多这样的孩子,很难让别人走进他们的内心。即便这些“他人”是最亲的父母。没人知道他们在心中隐藏了怎样的秘密。像邻居家那位总是“哇”一生的大男孩,他每天不断大叫的缘由和目的是什么?如果有人知道,会有所改变吧。

看到一块戧牌写着“有爱 无碍”。我能品出一点点的不同。我想,学校和老师,用爱心与努力,让各种带了上帝之吻的孩子们,尽可能回归正常。由此也能证明,被父母溺爱的孩子,长大了是妈宝的必然。被上帝过分关爱的孩子,来到人世间,烙印太明显。让他们成为平常人,需要人世间更多的关爱和帮助!

我内心感慨多多。对于父母亲来说,有一个健康的孩子,何其幸也!什么男孩女孩,是不是“邻居的孩子”,真的不重要。每个孩子都是天使。正常正确地将小天使养大,给他们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,便完成了任务。特殊学校,只能教育身体特殊的孩子。如果心理和三观有问题,老天爷也没办法了。三观不正的孩子,还是不是天使?

特殊的标语戧牌

到西管庙转了一圈后,重新走回这条路。在特殊学校门前,我又一次停下脚步。与去时一样,一个孩子没看到。

继续往前走,又发现了一座“海山小学”。还有一座学校!这么多年我是瞎子啊!校门口与特殊学校一样,有保安室保护孩子们的安全。我可劲儿看了看,没看到校风校训。门口墙壁上,写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。

站在校门口四面打量,里面一棵高大的香樟树,树梢露出高高的围墙。香樟树特有的清香气息,微微散发。肯定放学了,学校里寂静无声。我多少有点遗憾,没赶上正放学时间,可以比较两个学校孩子的异同。

这一次,我重新认识了这条短短的路。海山小学、特殊学校、定点医院、西管庙……我看到的这些,可不是组成了一条天使之路吗?

小天使在这里